性视频播放免费视频

<th id="ulklf"></th>

  1. <code id="ulklf"><nobr id="ulklf"><track id="ulklf"></track></nobr></code>
  2. <code id="ulklf"></code>
    1. <th id="ulklf"></th>
        <pre id="ulklf"><small id="ulklf"><p id="ulklf"></p></small></pre>
      1. <strike id="ulklf"></strike>

          <strike id="ulklf"><video id="ulklf"></video></strike>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蚌埠作家李楠微電影劇本《摘石榴》刊于《中國作家》雜志

            發布時間:2020-04-01  來源:安徽作家網  作者:安徽作家網

            蚌埠青年作家李楠的微電影劇本《摘石榴》刊發于《中國作家》雜志2020年第4期影視版。






            佳作欣賞





            摘石榴(節選)
            李 楠




            片 頭


            山村  早上  外

            一曲《百鳥朝鳳》的嗩吶聲,催開了東方滿天的云霞。

            嗩吶聲停,粗獷的鑼鼓聲又驟然響起。

            空鏡:群山逶迤,云蒸霞蔚,山村里呈現出一排排整潔的農民新居。

            鑼鼓聲中推出一片果實累累的石榴園,園中走出一位年輕貌美的姑娘,姑娘挎一籃石榴,笑盈盈地手搭涼棚四處看了一下,然后放下籃子演唱起家鄉民歌《摘石榴》。

            姑娘一段唱完,榴園的另一端立即有人接唱,姑娘回頭望去,只見一小伙子正朝她走來。姑娘微笑著迎過去,倆人牽起手,脈脈含情的眼睛相互對視著。

            推出片名:摘石榴



            1.村委會  早上  外/內


            蔚藍的天空飄揚著鮮艷的五星紅旗,五星紅旗下是村委會漂亮的小樓。

            二樓的樓梯間東面一間是村長室,樓梯間西面一間是村支部書記室。

            村支書剛子在室內邊拖地,嘴里邊哼著民歌《摘石榴》。

            電話鈴聲響起,剛子直起身子擦把汗,放下拖把去接電話。

            剛子:喂,您好,我是剛子。哦,王書記啊。修路的事沒問題,我保證!對,這兩天就開工。啥?中央媒體要來采訪?哦哦,我知道了,好的,好的。

            剛子放下電話怔怔地看著窗外。

            剛子:我的天哪,昨天省臺來訪,這央視又要到,如此看來,咱村是不想出名都很難嘍。

            電話鈴聲又響,剛子急忙走過去接聽。

            剛子:您好,請問......(大笑)哦——老婆呀,有何吩咐?

            剛子突然神情驟變。

            剛子:什么?爸不同意拆除?嗨?他不是很積極的嗎?啥?你跟他鬧翻了?

            剛子張大嘴巴愣愣地看著窗外。

            剛子:哎喲我的媽呀,老婆,你千萬不能由著性子來。跟爸說話,要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不然,他那倔脾氣一上來,咱這修路的計劃可真得要完完了。

            剛子拿起桌上茶杯喝了口水。

            剛子:你說什么?讓公路改道?繞過咱家石榴園?老婆,你在說笑話吧?如果能改,我還讓你做爸思想工作?老婆,我可告訴你,王書記那里,我剛做過保證!什么?哎哎,你聽我說,聽我說。咱要冷靜,冷靜,待會我再找爸談談。

            剛子放下電話愣愣地看著門外自言自語地搖著頭。

            剛子:我這個老丈人,簡直拿他沒辦法。昨天還夸咱美麗鄉村計劃做得好,今天一聽說修公路要穿過他心愛的石榴園,嗨?立刻就變了臉,你看這小農意識多強。不行,村村通公路是人老幾代的共同心愿,說一千道一萬,咱也不能變!

            辦公桌上的手機又響了,他看了一眼手機苦笑笑。

            剛子:又是哪位大神。

            剛子拿起手機。

            剛子:喂?嗨喲,劉部長啊,我知道了,知道了。好的,一定做好迎查準備!

            剛子沒放下手機,電話又響了,他趕忙又抓過電話接聽。

            剛子:您好,什么?收廢報紙?

            剛子苦笑了一下。

            剛子:我說你湊啥熱鬧???待會再說。

            剛子放下電話“呼拉”了一把頭發,愣了一會沖著門外大喊。

            剛子:亮子——

            亮子在村長室應聲而出跑到書記室門前。

            亮子:剛哥,啥事?

            剛子:三叔去哪了?

            亮子:在文藝隊組織排練。

            剛子:你去把他找來。中央媒體這幾天也要來采訪,咱得先議論議論。

            亮子愣了一下。

            亮子:剛哥,你說啥媒體?

            剛子:中央媒體!

            亮子:哎喲媽呀,咱要上央視啦?

            剛子顯得不耐煩。

            剛子:哎呀先別得意,快去!



            2.排練大廳  日  內


            排練大廳里,三叔在指導文藝隊排練泗州戲。

            強子和桂花在鑼鼓聲中對唱。

            強子:(唱)

            來來來,看今天,

            水清清,天藍藍。


            桂花:(唱)

            蜂追蝶,百花艷,

            鳥兒鳴,蛙聲甜。


            強子和桂花:(齊唱)

            美好鄉村是我家,

            康莊大道在眼前。


            唱腔和樂器聲止,三叔鼓掌。

            三叔:哎,這就對了,要把咱建設美麗鄉村的熱情和積極性唱出來,表現出來。好,咱們接著來。

            三叔招下手,樂器聲響起,郝運來出現在門口,三叔一見走過去。

            三叔:喲,哥,你有事?

            郝運來看著三叔,他說話有些吞吞吐吐。

            郝運來:兄,兄弟,聽說村里修公路,要,要動我那石榴園?

            三叔一愣。

            三叔:不是動,而是要整體拆除!咋得了?

            郝運來苦笑笑。

            郝運來:能不能改個道,繞過那園子?

            三叔:繞?怎么繞?那是政府統一的大規劃,你說繞就繞了?

            郝運來:就沒一點商量余地?

            三叔搖頭。

            三叔:沒有。哎哥,你一向工作積極,思想進步,怎么一牽涉到自家的利益,你就小氣了呢?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呀?

            郝運來苦不堪言地看著三叔。

            郝運來:兄弟,你不知道我的心思,我是......

            三叔沒等郝運來把話說完就一揚手。

            三叔:你是什么?好了好了,就這么說,回去準備準備吧。

            三叔說完頭一扭轉身走了,郝運來一看十分不滿,當即大怒。

            郝運來:你什么態度?!



            3.村部  日  內/外
            村部書記室,剛子在低頭大聲接電話。
            剛子:喂,王書記,跟您匯報。我們剛開了個支委會,大家一致表示,請鎮領導放心,在建設美麗鄉村的事上,我們絕不會有半點含糊。對,任何人也阻擋不了,哪怕是咱親爹......
            剛子一抬頭看了一眼門外,只見郝運來就站在辦公室門口,他即刻起身“嘿嘿”笑了笑,然后對著電話小聲說。
            剛子:王書記,泰山壓頂,咱等會再說。
            剛子掛了電話,他笑笑看著郝運來。
            剛子:爸。
            郝運來瞅著剛子,他憤怒地一轉身走去,亮子從樓下跑上來迎面碰上。
            亮子:喲,老叔。
            郝運來不搭理,氣沖沖地下樓,亮子看著他的背影自言自語。
            亮子:嘿?老叔咋的啦?



            4.文化大舞臺  日  外

            文化大舞臺上,紅英在指導姑娘們排練歌舞《摘石榴》。

            歌聲起,紅英做手勢,姑娘們隨著音樂翩翩起舞。

            一曲結束,姑娘們累了,“嘻嘻哈哈”地找地方落座。

            紅英也找個地方坐下休息,姑娘們立即圍了過去。

            姑娘甲:哎?紅英嬸子,聽說您當年也和老叔下過揚州?

            姑娘們一聽即刻“哈哈”大笑起來。

            姑娘乙:對,嬸子,你和叔是怎么下揚州的?說來讓我們分享分享。

            姑娘們:哈哈哈,對,分享分享!

            紅英看著姑娘們笑笑。

            紅英:真想聽???

            姑娘們齊聲應。

            姑娘們:想聽——

            紅英微笑著瞇起了眼睛...... 


            5.石榴園  日  外

            郝運來在呆呆地看著石榴園,他捏過一根枝條在小聲說著什么。

            一個農民路過,他停下腳步看著好運來笑了一下走去。

            廣場那邊傳來清脆悅耳的《摘石榴》歌聲。

            歌聲由弱變強,郝運來的眼前浮現出了二十年前的一幕幕場景。

            (閃回)

            青年紅英在園里摘石榴,青年郝運來悄悄走到園墻邊向她投去一個小坷垃,坷垃擊中了紅英的頭,紅英當即捂著頭四處觀望。

            紅英看到了蹲在墻邊的郝運來,她隨手撿起一根樹條奔過去就打。

            郝運來立刻舉手投降,紅英仍然不依不撓地抽打,打得郝運來“嗷嗷”直叫。

            紅英“噗嗤”一笑轉過身去,郝運來迅疾起身抱住了紅英。

            紅英奮力推開了郝運來,郝運來愣愣地看著紅英。

            紅英捋起衣袖讓郝運來看受傷的胳膊,郝運來驚訝不已。

            紅英又提起褲腳讓郝運來看受傷的腿,郝運來格外震驚地看著紅英。

            《摘石榴》歌聲戛然而止。

            (現實)

            剛子來到郝運來身后輕輕地叫了一聲。

            剛子:爸。

            郝運來轉過身,他低頭沉默了一會。

            郝運來:剛子,這個園子真不能拆。

            剛子愣了一會。

            剛子:爸,怎么就不能拆了?

            郝運來看了剛子一眼,低著頭走了,剛子看著他遠去的身影大聲呼叫。

            剛子:爸——您說話啊——


            6.文化大舞臺  日  外

            文化大舞臺上,姑娘們依然圍在紅英身邊聽故事,紅英看著姑娘們笑了笑。

            紅英:后來呀,后來我們就打工去了。

            姑娘甲:去哪啦?咋走的呀?

            姑娘乙:是私奔的吧,嬸子?

            姑娘們又是一片笑聲。

            姑娘丙:快給我們說說細節。

            眾姑娘:對,說細節!

            紅英的眼睛看著天空回憶著。

            紅英:那是個夕陽西下的傍晚......

            (閃回)

            青年紅英向青年郝運來奔去,倆人擁抱在一起。

            青年郝運來在碼頭上招手呼叫著對岸的船家。

            對岸的水面上搖來一葉小舟,船家大聲問話:“去哪兒——”

            郝運來:揚州——

            船家“哦”了一聲,將小船飛也似的劃了過來。

            郝運來拉著紅英一同上了小船,二人坐定,紅英睜大眼睛看著家鄉,郝運來也愣愣地看著紅英。

            郝運來:咋得了?

            紅英搖搖頭笑了,然后深情地投入了郝運來的懷抱。

            小船向遠方駛去,《摘石榴》歌聲再次響起:“一下揚州再也不回頭......”

            (現實)

            姑娘們唱起“呀兒喲,呀兒喲,一個一個呀兒喲,一下揚州再也不回頭......”

            三叔突然匆匆走來,他看著紅英喊。

            三叔:我哥去哪了?

            紅英:不知道???怎么啦?

            三叔:還怎么啦?就你們家事多!

            三叔說罷又轉身匆匆離去,紅英不解地看著他。

            眾姑娘:嗨?三叔怎么啦?


            7.淮河邊  日  外

            郝運來站在河邊,他看著波光粼粼的水面,畫外音:“走千走萬,不如淮河兩岸。我和紅英從揚州回到了家鄉,紅英爸媽將那片石榴園交給了我們。一晃三十年過去??山裉煳?,我要是將那片園子給毀掉,你說我還咋做人??!”

            剛子步履沉重地走過來。

            剛子:爸。

            郝運來轉過身,面帶愧色地看著剛子。

            剛子:爸......

            郝運來苦笑笑。

            郝運來:剛子,不是爸不支持你,昨晚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我就覺得吧,這個園子一旦毀了,我真是對不起咱列祖列宗......

            郝運來說著蹲下身子難過地捂著臉,剛子也蹲下身子扶摸著郝運來。

            剛子:爸,當初討論美麗鄉村計劃的時候,您是第一個站出來表示支持的??涩F在要落實了,需要咱家做出點犧牲,您又不肯了。爸,您這么易反易復的,還讓我這個書記咋干呀?

            郝運來一聽不高興了,他看著剛子。

            郝運來:你說這話啥意思?我總不能為了你的烏紗帽而丟掉做人的本分吧?

            剛子立刻站起身。

            剛子:行,如果您實在不肯,那我就去辭職,向廣大群眾謝罪!

            剛子說完轉身就走,郝運來看著他的背影大聲嚷道。

            郝運來:趙剛子一一你翅膀硬了是吧?!

              ……



            作者簡介



            李楠,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蚌埠市作家協會會員。電影劇本《好人阿三》在第三屆安徽省電視電影劇本大賽中獲得優秀創意獎;與李建設合作編寫的《映山紅》和《手機不是爹》電影劇本分別被安徽省委宣傳部評為2015年和2016年安徽省省級文化強省建設“四個一”文化品牌重點項目。2016年擔任電影《手機不是爹》執行導演,2017年擔任電影《映山紅》的執行導演。電影劇本《小丫山杏》刊登在《中國作家》雜志2018年第五期影視版,并榮獲首屆蚌埠社科文藝獎。



            性视频播放免费视频
            <th id="ulklf"></th>

            1. <code id="ulklf"><nobr id="ulklf"><track id="ulklf"></track></nobr></code>
            2. <code id="ulklf"></code>
              1. <th id="ulklf"></th>
                  <pre id="ulklf"><small id="ulklf"><p id="ulklf"></p></small></pre>
                1. <strike id="ulklf"></strike>

                    <strike id="ulklf"><video id="ulklf"></video></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