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视频播放免费视频

<th id="ulklf"></th>

  1. <code id="ulklf"><nobr id="ulklf"><track id="ulklf"></track></nobr></code>
  2. <code id="ulklf"></code>
    1. <th id="ulklf"></th>
        <pre id="ulklf"><small id="ulklf"><p id="ulklf"></p></small></pre>
      1. <strike id="ulklf"></strike>

          <strike id="ulklf"><video id="ulklf"></video></strike>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戰疫·小小說專輯| 人民同心 抗擊疫情(九)

            發布時間:2020-03-06  來源:安徽作家網  作者:安徽作家網


            十四夜

            張建忠

            第一夜
            14天,14天!
            村支書李玉默念著。
            “武漢返鄉人員人員一律自我隔離14天,村里先摸排報上名單,同時做好監控和醫學觀察,這是縣防控指揮部的意見,你們任何人不得漏報、瞞報……”鎮長的話在李玉的腦海里像炸雷。
            慧芳昨晚才到家了,自己昨晚值了一夜班,本想一大早趕回家見見妻子,鎮里又催著開緊急會議,到現在還沒回家。李玉騎著兩輪電瓶車,越想越覺得不是滋味。
            回到村部,李玉急忙召開村“兩委”會議,傳達鎮里會議精神。村干部立即分頭行動起來,兩個小時后,人員統計出來了。
            李玉指著統計表說,怎么沒有慧芳呢?
            會計說,嫂子昨天才回來,你們一年沒見了,再說了,也不一定從武漢回來的都是傳染源。
            不行!疫情期間,我們不能有丁點的馬虎,慧芳也要隔離,現在立即通知他們。李玉說。
            ……
            李玉,你這個王八蛋,你為啥把俺鎖在屋里。慧芳聲淚俱下地說。
            這是隔離,觀察十四天,沒事就好。李玉在門外解釋。
            我昨晚才到家,今個一天都沒見你,晚上你回來就把我鎖在屋里,你是不是心里有鬼。
            說哪去了,疫情期間不能掉以輕心。
            你女人沒病,沒攜帶病毒,你開開門。
            不行??!我接觸你,萬一傳染上了,每天防控接觸很多人,保不準再傳染他們,那不就壞了。
            哪有這么厲害呢?!
            不能掉以輕心。
            你開不開門!慧芳大叫。
            不能開門,這是上級要求,是為了我們,為了大家……
            屋內傳來摔東西的聲音和哭喊聲。
            李玉默默地在外守候著。
            第二夜
            李玉,開開門吧!我看看你,我們好久沒在一起了。慧芳哀求。
            是??!慧芳外出打工一年,沒想到一回來就要隔離。按理說,不接觸她就行了,但是一家人怎么可能不接觸呢?再說了一年沒見了。李玉擔心控制不住自己只好把她鎖在屋內,每天飯食從防盜窗孔塞進去。有幾次他把鑰匙拿在手里,想打開門,但又縮回手。今天,縣疫情通報說,一個武漢返鄉人員被確診,接觸他的人員都要隔離。慧芳萬一要是呢?村里這一攤子工作怎么辦?李玉咬咬牙說,慧芳,忍耐幾天,沒事了我們不都好嗎?別干這冒險事。
            你就向領導反映,說,我們接觸了,我們不就在一塊隔離了嗎?慧芳嬌嗔地說。
            胡說!現在非常時期,我怎么能臨陣脫逃呢?
            我整天吃了睡,睡了吃,現在睡不著了。慧芳撒嬌。
            睡不著看電視,上微信,玩抖音。
            你在這里我更睡不著。
            那我就到外面去。
            不要!不要!
            那別鬧了,明兒一大早,我還要換崗呢。
            第三夜
            李玉,你說說,你們村干部每天都忙什么呢?
            我們每天要安排人對你們隔離人員監控和觀察,還要對各個路口實行管控。李玉聲音嘶啞。
            你注意身體,別累壞了!我自己能照顧自己,你不要擔心我。
            今天體溫還正常吧?
            正常!
            正常就好。
            我說沒有問題吧。
            潛伏期十四天。
            還有這么多天,真難熬!慧芳帶著哭腔。
            沒事!我白天忙,晚上抽空回來陪陪你。
            你說,你當書記有啥好?一門之隔不相逢。慧芳抽泣。
            慧芳,話不能這么說,工作總得有人做。
            第四夜
            慧芳,我看看你。李玉壓低聲音。
            你每天從窗戶不是看到我嗎?
            不是那樣的,想看看你是胖了還是瘦了?
            傻蛋!
            要么我把門打開,我們做好防護。李玉有點動搖。
            不可以!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們為自己也為他人,不能冒這個險。
            哎!
            哎……
            ……
            第十四夜
            慧芳,你明天解除醫學觀察通知書下來,我第一時間送來給你。李玉興奮地說。
            嗯!
            不高興嗎?
            高興啥?我問你,前些時候,你為啥總往李寡婦家跑?
            那不是扶貧嗎?
            你要小心點,別以為我不在家,就不知道你干啥呢?
            你就是小心眼多,看我明天不好好修理你?李玉壞壞地笑。
            你修理,你修理,你修理……,慧芳聲音漸漸低下去。
            你咳嗽了,感冒了嗎?慧芳關切地問。
            沒事,這幾天降溫,受涼了。
            第二天,會計送來了解除醫學觀察通知書。
            李玉呢?慧芳納悶。
            李書記體溫38度,主動到鎮醫院隔離觀察了。會計一臉悲傷。


            【作者簡介】





            張建忠,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于《文藝報》、《小說界》、《小說選刊》、《安徽文學》、《啄木鳥》等報刊、雜志。小小說多次獲獎、入選。





            媽媽愛不愛我

            疏澤民

            《安徒生童話》看了五遍,《十萬個為什么》看了三遍,電視上的兒童電影看得有些乏味,琪琪就跑到陽臺上,將一張小臉貼著玻璃朝外張望。
            外面很安靜。小區里少有人影,大街上空空蕩蕩。
            琪琪的心里也空空蕩蕩。
            以往過年,大街上熙熙攘攘,廣場上舞龍燈、猜燈謎熱熱鬧鬧。那時候除了拜年,媽媽就在家里做湯圓、烤豐糕,都是琪琪喜歡吃的。吃飽了,爸爸媽媽就帶琪琪去公園里放風箏,一家人在一起團團圓圓,快快樂樂。哪像今年,先是媽媽出差,接著爸爸說是取消春節長假,提前上班,天天都是一大早出去,很晚才回來,把琪琪一個人丟在家里。爸爸媽媽不在家,琪琪天天中午吃方便面,嘴角都起泡了。想到這里,琪琪下意識地舔了一下有些干裂的嘴唇。
            小區里所有人家的大門都關得嚴嚴實實,琪琪找不到小朋友玩。偶爾看到樓下有小朋友被女人牽著,一只淺藍色口罩遮住大半個臉,一點也不好玩。
            琪琪想,那女人一定是小朋友的媽媽。
            想到媽媽,想到媽媽出門時的狠心,琪琪的淚水就在眼眶里打轉。
            那天晚上,一家人正在吃晚飯。媽媽接到一個電話,丟下飯碗,收拾衣裳,就要出門。爸爸也不好,不僅不勸阻,反而幫媽媽收拾行李。只有琪琪一個人反對,像以往一樣,用放聲大哭,來表達無言的抗議。
            可這一次,琪琪的抗議失靈了,爸爸媽媽在忙,根本無視自己的存在。
            短暫的忙碌后,媽媽蹲下來,擦去琪琪臉上的淚水和哭出來的鼻涕,親了親額頭,柔聲細語地說:“乖,媽媽要去打怪獸,打完怪獸就回來。
            琪琪不想讓媽媽去打怪獸,就將媽媽的大腿緊緊抱住,任媽媽使勁甩,使勁挪,也不松手。
            媽媽急了,狠狠地拍打琪琪的后背,黑著臉吼起來:“媽媽有緊急任務,你要是不聽話,就把你扔出去!
            琪琪從沒見過媽媽發那么大的火,一愣神,媽媽扳開緊箍在大腿上的小手,“咚咚咚”地下樓,坐進停在樓下的出租車,一溜煙走了。
            琪琪覺得媽媽不要她了,心里很委屈,哭了很長時間。
            現在,琪琪不哭了,甚至有些恨。一次又一次,琪琪拿起家里的固定電話撥打媽媽的手機,可媽媽一直不接聽。
            爸爸是什么時候回來的,琪琪不知道。將剩下的兩只饅頭放在微波爐里加熱,填飽了肚子,琪琪就上床睡覺了。
            睡得早,夢就多。夢中,琪琪看見媽媽穿著一身白衣,像電視新聞中的那些醫護人員一樣,全身裹得嚴嚴實實,像潔白的蠶繭,只露出護目鏡下黑葡萄似的大眼睛。
            琪琪雖然看不清媽媽的臉,但她認得媽媽的大眼睛,黑葡萄似的,正在朝自己微笑。
            ——媽媽,媽媽!琪琪張開雙臂,卻怎么也使不上勁,拼命往媽媽身邊跑,卻怎么也邁不動腿。琪琪急得哭了。
            “別哭,琪琪,明天我給你媽媽送點換洗衣,順便帶你和你媽媽見個面。”爸爸一邊輕輕拍打著琪琪砰砰亂跳的胸口,一邊輕聲安撫。
            第二天,爸爸給小轎車噴了消毒液,帶上琪琪,趕到市立醫院門前停下。不一會,媽媽就出來了,沒有夢中的一身白,而是一身藍,戴著口罩。爸爸越過綠化帶,將裝有衣物的塑料袋放在醫院門前的甬道上,退到綠化帶的另一側。媽媽快步走過來,琪琪突然大喊“媽媽!”,邁開腿就要往前撲。媽媽突然站住,大喝:“琪琪,你別過來!你要是再往前走,我就往后退!
            琪琪愣住了,她不敢相信,媽媽打了十幾天的怪獸,就變得這樣冷漠無情。
            琪琪站在原地,張開雙臂,大哭:“媽媽——”
            媽媽站在原地,與琪琪斜隔著一條十幾米遠的綠化帶,同樣張開雙臂,作擁抱狀,嗓子里帶著哭腔:“好孩子,乖,在家里要好好的……聽話,可記住了?
            琪琪使勁點點頭:“嗯,記住了,媽……”
            可是,琪琪愈發糊涂了:媽媽到底愛不愛我?


            【作者簡介】



            疏澤民,安徽省作協會員,作品散見于《人民日報·海外版》《河北日報》《新民晚報》《遼河》等刊物;有作品入選《青少年勵志叢書》《烏蘭山文學作品集》《新家園》等。



            性视频播放免费视频
            <th id="ulklf"></th>

            1. <code id="ulklf"><nobr id="ulklf"><track id="ulklf"></track></nobr></code>
            2. <code id="ulklf"></code>
              1. <th id="ulklf"></th>
                  <pre id="ulklf"><small id="ulklf"><p id="ulklf"></p></small></pre>
                1. <strike id="ulklf"></strike>

                    <strike id="ulklf"><video id="ulklf"></video></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