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视频播放免费视频

<th id="ulklf"></th>

  1. <code id="ulklf"><nobr id="ulklf"><track id="ulklf"></track></nobr></code>
  2. <code id="ulklf"></code>
    1. <th id="ulklf"></th>
        <pre id="ulklf"><small id="ulklf"><p id="ulklf"></p></small></pre>
      1. <strike id="ulklf"></strike>

          <strike id="ulklf"><video id="ulklf"></video></strike>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戰疫·小小說專輯| 人民同心 抗擊疫情(八)

            發布時間:2020-03-06  來源:安徽作家網  作者:安徽作家網

            最美的存在

            李丹崖

             



            妻子觀察他好幾天了,總感覺他這兩天失魂落魄,憑一個女人的直覺,妻子認為:他一定是外面有了人。
            他是一位作家,網絡上粉絲遍地,他的玄幻小說全國各地的作者都蜂擁追捧。原來,他一心想著寫作,從不打開社交軟件,即便打開,也是與網絡編輯聊一些選題的事情,可是,最近,他變了!
            妻子發現,他最近兩天,頻繁瀏覽一位女人的微博,那女人還是一位“90后”,長發飄肩,眼眸含情,皮膚白皙,從微博上加載的視頻上看,確實很俊俏,即便是女同胞見了,都覺得很是迷人,何況是他呢?
            趁著作家上廁所的間隙,妻子悄悄打開他的微博頁面,發現他在給那個女人留言:你的努力,定不負世界的春意。
            這是其中一條,倒也無傷大雅,但是,接下來的兩條就曖昧多了:1.在我眼中,你是最美的存在;2.你的美麗,讓世界張大了嘴巴!
            妻子崩潰了,這么肉麻的話,當初她與他戀愛的時候,也沒從他嘴里聽到過,這一次,卻把這些話說給了一個陌生的女人。
            妻子偷偷跑到房間,把電視機聲音開大,眼淚瀑布一樣流下來。那一夜,她輾轉反側,想到他們從戀愛走向婚姻殿堂的點點滴滴,她更是委屈。翌日清晨,妻子作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把戶口本摔在他面前——離婚!
            為什么要離婚?!作家驚呆了。妻子的決定毫無征兆,令他猝不及防。他溫柔地說:“親愛的,我們過的好好的,為什么突然做這個決定?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對,我改不行嗎?
            妻子不說話,眼淚如珠滾落兩頰。
            “哦,一定是我每天更新小說,陪你的時間少了,以后,我加快進度,把更多的時間擠出來陪你,好不好?”他繼續猜測。
            妻子怒道:“別裝了,你外面有人了!
            “千古奇冤!你說誰?你到底知道什么了,告訴我可好,即便是死也讓我死個明白!”他也有些怒了。
            “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不知道,對別人說的情話連篇,驚世駭俗,還跑到我這里裝什么竇娥!”妻子哭得更兇了。
            “情話?你這說的都是什么?”他繼續不解。
            妻子搶過電腦,打開了他的微博頁面,里面的留言欄里,赫然躺著他對那個女人說過的情話——1.在我眼中,你是最美的存在;2.你的美麗,讓世界張大了嘴巴!
            他的臉刷一下紅到了脖子梗。“親愛的,你聽我解釋……”他開始支吾了。
            “我不聽,離婚。”妻子情緒更加激動。
            老實說,妻子還是有一些怕的,她寧可相信這件事是一場夢,所以,接下來還是給了作家解釋的機會。作家有些語無倫次:“這件事是這樣的,那女同志是我的粉絲,每天追我的小說。她是一名醫生,也是一位逆行者,目前正在湖北一所醫院,奮戰在抗擊新冠肺炎的第一線。這幾天,網絡上很多人共同發起了給一線醫護人員‘點名打氣’的活動,就連許多大明星都參加了,譬如,王力宏,你看看他在微博給醫護人員中一位叫黃靜的醫護人員打氣,還專門錄視頻向她說‘生日快樂’。
            妻子的情緒稍稍緩和,瞬間又急轉:“不對,人家點名打氣,也沒有說這么曖昧的話呀!
            他一邊打開被他點名打氣的那位女子的微博,一邊繼續解釋說:“你看,她在南下湖北之前,發了一條微博,她穿著防護服,戴著口罩和護目鏡。她對我喊話‘我這身裝扮漂亮嗎?我是不是很棒?’……我只是順著她的話給她鼓勵,畢竟,此去堪稱壯舉,甚至是偉大。
            妻子破涕為笑,收起了戶口本,打了他一拳,說:“你怎么不早說?
            你也沒問我呀!
            那一天,妻子也發了一條微博:為逆行者打氣,為奮戰在抗擊新冠肺炎一線的人們祝福!你們全都是最美的存在!





            作者簡介


            李丹崖,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安徽省作家協會理事。出版有散文集《草木恩典》《胃知的鄉愁》等24部,文章常見于《小說選刊》《散文百家》《人民日報》《安徽文學》《大公報》等刊物,《迷藥般的女人》等入選中國作協創研部主編的《2009年中國散文精選》《2009年中國微型小說精選》《2019年中國小小說精選》等年度選本。散文集《胃知的鄉愁》曾榮獲第八屆冰心散文獎等。



            二嫂進城 


            李芳



            滿院青菜長勢喜人——白菜、蒜苗、菠菜、生菜、四季青、大蔥,綠油油地養眼!二嫂邊砍白菜邊對正在院里曬太陽的婆婆說:“娘,明天,你就要到老三家享福了。
            婆婆九十二歲了,腿腳不方便。三個兒子輪流伺候,每家兩個月,明天就輪到老三家了。
            二嫂有個計劃:三弟媳接走婆婆后,她就去合肥張羅兒子見面相親的事。兒子30歲了,至今還單著。論條件,兒子是名牌醫科大學畢業的,現在省城一家大醫院當醫生。論長相,雖然談不上很帥,但也是細皮嫩肉人見人愛的。到現在還沒有對象,原因只有一個:他以工作忙為由,不愿意談。前幾天,一個在合肥工作的親戚用微信傳給二嫂一張彩照,上面是一個美麗陽光的女孩。親戚說如果兒子愿意,立馬就可以見面。二嫂一眼就看中了女孩,決定親自出馬,要去合肥逼著兒子相親。
            三弟媳在縣醫院當護士長,年年是單位的先進。三弟在縣建投公司負責,經常出差在外。春節前,三弟去武漢出差,正趕上封城,天天呆在賓館出不來,干急不出汗。
            第二天,三弟媳沒來;第三天,三弟媳還沒來。不來接,就不能來個電話?你不來電話,我也不打,我看你咋好意思!二嫂有些生氣,在家里悶得坐不住,就跑到街上透氣。
            大街上靜悄悄的,很多店鋪都關了門,偶爾碰到一個人,還戴著口罩,二嫂感覺有些怪。
            走到十字街口,突然聽到一聲吆喝:“你咋不帶口罩?跑出來做啥?
            她這才注意到,街口橫放著一張桌子,桌子旁邊坐著五十多歲的梁子和另外兩個人,都戴著紅袖章。梁子遞給她一只口罩,說,“不知道疫情嚴重嗎?為什么不呆在家里?
            二嫂說:“聽說了,這不是幾天沒出來了嗎?我家老三媳婦該來接俺娘進城了,我出來瞄瞄。再說了,我這幾天有點發熱,也到街上透口氣,早點好了,我還得去看兒子呢!
            “什么?你發熱了”?梁子立即警覺起來,忙拿過紅外線測溫儀,對著二嫂的腦門按了一下,好家伙,37.7度。
            “不行,得派車把你送縣醫院檢查!”梁子說。
                “我就是一個小感冒,還值當把我送縣醫院?俺當家的在外地銷售白酒,回不來,我走了,家里老人咋辦?”二嫂很著急。
            “你放心,鎮里會派人幫你照顧老人的,不比你照顧的差。”梁子說。
            二嫂想:去就去,正好問問三弟媳為啥不來接婆婆。我知道你忙,我就不忙嗎?
            離縣城30多里,一會兒就到了。二嫂想先見三弟媳,就和開車送她的小伙子商量,說我正好讓三弟媳帶著我檢查,比你帶我還方便。小伙子猶豫了一下,說你先聯系一下,聯系好了再說。
            二嫂拿出手機給三弟媳打電話,卻是忙音。再打,還是不通。她只好和小伙子一起,趕往縣急救中心的發熱門診。
            剛走進發熱門診大院,便迎上來一個穿著防護服的護士,給二嫂消毒,量體溫,然后問她:“你去過武漢嗎?和從武漢返鄉的人接觸過嗎?有聚集的情況嗎?”二嫂一一回答。登記完畢,掛好號,護士便把她交給另一個穿著防護服的護士。那護士盯著二嫂看了看,突然說:“二嫂你咋來了?”二嫂聽出來了,這孩子是三弟妹科室里的護士小紅。
            二嫂把前因后果說了一番。
            小紅說:“叫你來檢查是對的,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還有,二嫂你不知道護士長去武漢了?三天前走的,從報名到出發,不到半天時間。現在,我們科里有十個人支援發熱門診和一些隔離點,還要支援其他醫院,都忙死了!
            怪不得呢!二嫂這才明白過來。瞬間,對三弟妹的怨氣跑了個一干二凈,倒是有一股崇敬之情從心底頂起來,眼眶酸酸的。
            “對了,我手機里有他們馳援武漢的照片呢,中午下班發給你。”小紅說。
            在小紅的引導下,二嫂抽了血,采集了咽拭子,開了感冒藥。小紅說:“二嫂,你得到庭香賓館觀察一夜再走,明天早上核酸檢測結果才能出來,如果沒事,你就可以回家了。”二嫂有些著急,說:“家里就一個上年紀的人在家,白天好過,夜間咋辦?”二嫂便給梁子打電話。梁子說你別操心了,已派車把你婆家姐接來了。
            二嫂到了免費住宿的庭香賓館,心里又惦記起在合肥工作的兒子。這次介紹的對象,是個多么好的姑娘??!如果真能成為兒媳婦,還不高興死。正想著,小紅把照片發過來了。照片里的三弟媳穿著一身防護服,防護帽已經脫掉了,她微笑著,擺出一個勝利的手勢。而靠在三弟媳旁邊,同樣穿著防護服,滿臉壓痕正傻乎乎地笑著的小伙子,不正是自己的兒子嗎?
            好家伙,你們一個個都瞞著我,去支援武漢了!二嫂激動得流下了淚水。
            “放心,我會照顧好老太太的!”二嫂給三弟媳和兒子發了同樣的信息。


            明天回到家,我要把院子里的白菜、青菜、蒜苗、菠菜、生菜等都收了,全都捐到抗疫一線去。你們瞞我,我也不告訴你們!二嫂想著,忍不住笑了起來。






            作者簡介


            李芳,筆名鴻泥芳蹤,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康復醫學中心護士長。作品散見于《新安晚報》等報刊和網絡平臺,出版詩集《弱水千尺》《山巔》。

            性视频播放免费视频
            <th id="ulklf"></th>

            1. <code id="ulklf"><nobr id="ulklf"><track id="ulklf"></track></nobr></code>
            2. <code id="ulklf"></code>
              1. <th id="ulklf"></th>
                  <pre id="ulklf"><small id="ulklf"><p id="ulklf"></p></small></pre>
                1. <strike id="ulklf"></strike>

                    <strike id="ulklf"><video id="ulklf"></video></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