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视频播放免费视频

<th id="ulklf"></th>

  1. <code id="ulklf"><nobr id="ulklf"><track id="ulklf"></track></nobr></code>
  2. <code id="ulklf"></code>
    1. <th id="ulklf"></th>
        <pre id="ulklf"><small id="ulklf"><p id="ulklf"></p></small></pre>
      1. <strike id="ulklf"></strike>

          <strike id="ulklf"><video id="ulklf"></video></strike>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對網絡抗疫文藝創作的幾點建議

            發布時間:2020-03-06  來源:文藝報  作者:鄭煥釗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由于互聯網的技術媒介優勢,使處于疫情隔離時期的人們能夠利用互聯網進行文藝生產創作,網絡文藝空前活躍。短視頻等網絡原生形態充分發揮互動性強、參與者多、體驗感強的特點,涌現出抖音“武漢加油”音樂+短視頻創作的全民熱潮。在相關組織“以筆抗疫”的大力推動下,不僅詩歌、戲曲、圖片、漫畫等原本活躍于互聯網的文藝形態出現“井噴”的創作狀態,而且像美術、書法等原先較少借助互聯網生產傳播的傳統文藝類型,也出現海量借助網絡平臺和朋友圈進行展示和傳播的作品,進一步加速了文藝媒介融合的趨勢。除此之外,云技術等新技術形態推動云創作的發展,“云合唱”“云綜藝”等新型網絡文藝新形態也獲得發展的契機。網絡文藝志愿者行動也在人們居家隔離的特殊時期,為大眾帶來各式各樣文藝宣傳與教學活動,豐富了網絡文藝公共空間的發展。這一切在中國網絡文藝的發展史上都將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應該看到,網絡上創作傳播的抗疫文藝,在對新冠肺炎抗疫、防控的科學宣傳,對各行各業抗疫“逆行者”的贊美歌頌,對鼓舞抗疫必勝信心、疏導人們的焦慮不安等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然而,由于抗疫的特殊環境對現場采風、集體創作等生產創作條件的客觀制約,加之一些創作者功利創作、匆忙上線的主觀原因,以及對網絡媒介和文化特質的規律認知不足或運用不當等,導致網絡創作的抗疫文藝出現了一些值得關注的問題,表現在:

            第一,網絡文化的碎片化、隨意性特點在網絡抗疫文藝創作中得以凸顯,使大量抗疫文藝呈現膚淺、庸俗、雷同的問題。由于網絡文化具有極強的草根性、娛樂性,加之移動互聯網所具有的使用場景的碎片化特點,使基于大眾創作生產的文化和文藝內容具有隨意性的特征,無論是鬼畜、微信文藝,還是短視頻創作,都體現出這種特點。網絡抗疫文藝的創作,一方面因為創作素材和條件的限制,一方面為了快速的應時推出,因而使這種碎片化、隨意性的問題更為突出。比如有些戲曲作品以經典的戲曲唱段,配以抗疫歌詞進行重新創作,但歌詞缺乏打磨,只是簡單地對“戴口罩、勤洗手、不出門”的宣傳,導致詞曲之間不協調,缺失傳統戲曲美感。又有的抗疫作品意象陳舊、情感空洞,缺乏誠摯的情感,欠缺動人的力量。在繪畫創作中,出現不少帶有鐘南山形象的主題作品,但要么直接復制新聞圖片的形象,要么肆意神化或扭曲,出現諸如怒發沖冠的鐘南山形象,或朋克化的鐘南山形象,甚至將各種概念拼湊在畫面上,對藝術形象缺乏嚴謹的構思和精心的刻畫,缺乏對藝術形象動人的藝術靈魂捕捉等。這種雷同之作、膚淺之作、庸俗之作,不僅缺乏文藝創作應具有的獨特創作個性,更缺乏藝術作品應具有的有機整體和謀篇布局;不僅缺乏真正鼓舞人們共克時艱的精神力量,更缺乏悲天憫人的大愛精神,難以有真正留世的文藝精品。

            第二,對網絡青年亞文化的隨意挪用,導致網絡新冠抗疫文藝出現嚴肅性不當的情況。網絡青年亞文化是網絡文藝的重要構成部分,包括飯圈文化、二次元文化、耽美亞文化等豐富的內容,不僅體現了互聯網時代粉絲文化、青年文化的新特征,也呈現了“融合文化”(詹金斯語)時代文藝創作的新特點。作為當代娛樂追星文化的新變體,飯圈文化以養成型偶像的培育為方式,在社會公益領域發揮了積極的作用,體現了新型飯圈組織的社會力量。但在抗疫文藝的二次元創作中,由于新冠肺炎病毒給武漢和全國人民所帶來的死亡與恐懼,對生活所帶來的影響,以及對經濟和社會所帶來的嚴重損失,因此,無論是以二次元萌要素創作的新冠病毒形象,還是以“阿冠”稱呼給人類帶來死亡和災難的肆虐病毒,顯然就不僅是不嚴謹的,也是不嚴肅的。更有甚者,將CP文化挪用以表達冠狀病毒與武漢之間的關系,將自然災害與城市之殤、人類與新冠病毒的生死存亡的敵對關系,轉化為耽美CP的霸道總裁式情欲修辭,轉化為欲拒還迎的情侶對話,就不僅是嚴重的不當,還傳達了錯誤的災難觀,更是對那些在新冠疫情中死亡的個體、犧牲的烈士、奮戰的“逆行者”的褻瀆和不敬。

            第三,在某些網絡新冠抗疫文藝中存在著人文精神缺失的傾向。傳遞人文精神,表達文藝對自然的敬畏和對生命的熱愛,體現文藝對每一個生命個體悲天憫人的精神,是文藝的基本使命。文藝的偉大感召力,正在于文藝與人類個體的情感相通??挂邽碾y文藝中,由于災難的肆虐、個體的死亡、社會的悲劇、生命的勇氣與英雄的犧牲等,使文藝的人文情境更為激烈與集中,由于社會的非正常狀態所導致的個體處境往往激發對人性問題的敏感,因此,災難、抗疫文藝的人文關切及其價值取向尤為重要。但在此次抗疫文藝中,由于上述隨意性創作甚至功利性創作,導致一些網絡新冠抗疫文藝出現人文精神缺失的傾向。這些創作現象的出現,從根本上也是對文藝創作者文藝價值觀的重要考驗。而在“以筆抗疫”的引導中,如若不能加強文藝價值觀,尤其是人文精神的引導,則可能好心辦壞事,破壞文藝工作者的形象。

            基于上述問題的討論,筆者對網絡抗疫文藝的創作有如下建議:

            首先,要改變“跟風”思維,進一步加強網絡文藝創作的精品化導向。盡管網絡文藝的精品化在制作品質方面已經取得較大提升,但在大眾創作以及此次抗疫文藝所出現的傳統文藝類型在網絡上創作傳播方面,隨意性和碎片化情形還較為明顯,這說明網絡文藝創作的精品化仍需要進一步加強。創作者要改變功利化的“跟風”思維,尤其在重大社會事件面前,要有“留得住”“傳得下”的創作意識,要尊重藝術規律,突出藝術個性,彰顯藝術精神,使其作品經得住時代的大浪淘沙。

            其次,要辯證分析網絡技術與媒介的文化優劣,準確選擇應用并充分發揮網絡媒介文化的有利方面進行創作傳播。網絡文藝作為新技術新媒介推動下的新文藝形態,隨著技術的發展,包孕著無限的可能。網絡文藝的技術特征與文化特質并沒有絕對的優劣正誤,關鍵在于選擇和使用的文化情境。誠如前述所言,二次元與萌文化在公益與某些社會語境中具有優勢,但在抗疫災難文藝中需要謹慎運用。而相比之下,由于網絡文藝具有較強的草根性,微視野、微主體、微情感這些技術文化方面的特質,在講述中國故事方面具有重要的優勢,像網絡抗疫文藝中一些聚焦醫護工作者、基層社區工作者的微記錄作品,就充分利用了這一優勢,創作、書寫了抗疫期間最美“逆行者”們豐富的生命情感。

            再次,要加強網絡文藝創作中的價值觀引導,尤其在災難文藝的網絡創作中,要體現文藝對每一個生命個體的人文關懷。作為文藝的一種新類型,網絡文藝應遵循人類文藝的一般規律和精神特質,應當具備人文情懷與現實關懷。在災難面前,文藝人文擔當的責任更重,社會個體對人性問題尤為關注和敏感,如果文藝價值觀出現偏頗和失當,非但不能發揮文藝的積極的精神力量,更容易引發激烈負面的文藝輿情。因此,加強網絡文藝創作的價值觀引導,不僅需要引導各個層次的文藝創作者具備對人類的普遍性命運的關切,更需要引導創作者對容易被忽視的邊緣個體和弱小個體的關切。 


            性视频播放免费视频
            <th id="ulklf"></th>

            1. <code id="ulklf"><nobr id="ulklf"><track id="ulklf"></track></nobr></code>
            2. <code id="ulklf"></code>
              1. <th id="ulklf"></th>
                  <pre id="ulklf"><small id="ulklf"><p id="ulklf"></p></small></pre>
                1. <strike id="ulklf"></strike>

                    <strike id="ulklf"><video id="ulklf"></video></strike>